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钱币反假 > 查看正文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防伪与鉴赏

在研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发行货币版式时,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防伪问题介绍给大家,与各位同好共同探讨与鉴赏。

、边齿数量问题

苏维埃五分铜币边齿的特殊性是即使采用最先进的科学手段也难于仿造,如图1

1 苏维埃五分铜币边齿


因为形状不一的五分铜币边是当时手工制作的印记,很难找到完整的边齿。这是鉴定五分铜币真假的依据之一。现代高仿的五分铜币,正背面的印花钢模都是电脑雕刻的,几乎无法分辨图案的真假。假币的包浆,现在也能做到非常逼真。唯独币边,让制假者却步。目前收藏市场出现的假币,边齿都是整齐的,即全边齿。所以,收藏者如果拿到全边齿的五分铜币,就得特别小心,需要认真鉴别。

由于全边齿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非常之少,一般的收藏研究者会忽略。《红色货币》也认为对版式的区分没有什么参照价值而放弃了研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边齿个数的公开资料。也就是说,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边齿究竟有多少。

用五分铜币钱币纸夹固定,然后随意划出10个左右的分割线,用放大镜数清楚每一格分割线之间的齿数,数完后写在空格内,最后把空格内的数字相加起来。用这种办法数过三个全齿边的五分铜币,一个是74 珠连岛版(图2),

图2正面为74珠连岛,背面谷穗886排列麦穗边齿128条


一个是73珠近岛版(图3 )

图3正面为73珠近岛,背面谷穗877排列,边齿128条


还有一个是76珠中岛版(图4)。

图4正面为73珠近岛,背面谷穗877排列,边齿128条


三个不同版式的币,竟然都是128条边齿。这究竟是出于偶然的巧合,还是所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边齿都一定是128条?有待各位同仁继续探讨。

二、钢模雕刻数量问题

研究印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钢模数量,其实就是研究五分铜币有多少版式。当年究竟为印制五分铜币雕刻了多少钢模,各种资料均为涉及。

1994年6月,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了李年椿先生编著的《中央苏区货币文物图鉴》。书中介绍了作者在1990年8月,采访了时任苏维埃中央造币厂厂长的谢里仁同志。据谢里仁同志回忆:那时候由于钢材质量不好,一个好的钢模能用两天,差的只能用一天。谢里仁同志这个说法如果准确的话,按照逻辑推理,平均一个钢模使用一天半时间计算,国家银行从1932年7月到1934年1月的800多天,为制作五分铜币就要雕刻1000多个(正面、背面合计)钢模。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版式十多年,在《红色货币》 一书中,已经作了介绍的五分铜币版式293个,这几年新发现出谱品3个,共计296个。这其中还包括不少各种趣味币,如破版币、胎裂币、阴阳币、叠打币、移位币、修模币等等。近年来对已知的296个版式进行了去伪存真的甄别,结果发现五分铜币只有150个原模版式,其他的都是由原模版式币衍生出来的。比如说破版币,由于钢模使用久了开始裂缝或者局部塌陷,制作出来的币就可能多几个星星点点。这些币看起来与原模版式不同,但认真对照分析就会发现实际上是同一原版衍生的币。

这种“衍生币”也有人统称为“趣味币”。最典型的是“月牙版”(图5)。这个币正面77圆珠,小套岛,左挑点“弍”字, 铁锤短小,108个马齿。背面左边22谷粒877排列,右边20麦粒677排列,104个马齿。“五”字上方有个凸起的像月牙状的图案,钱币收藏界称之为“月牙版”,见图5。

       图5 月牙版

  

图6 月牙版正面背面

除了多出个月牙之外,其实这个币与图6 币正背面都是一模一样的。图5币之所以会在背面“五”字上方凸起一个像月牙状的图案,应该是在制币过程中,这一面的钢模放在下面,一次偶然的机会,钢模被某种圆形金属物砸了个坑,形成的。制作工人有可能没有发现,也有可能觉得一个小坑无碍大局而继续使用。因而衍生出这种“月牙版”币。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制作过程中,工人们在使用钢模时并不是正反一一对应进行生产的,而是只要发现哪个钢模不能使用了就换掉,也由此产生很多正背面混配的币。循环往复,这种制作形成非常复杂的混配链。研究发现,最复杂的混配链竟有74枚币混搭在一起。这150个钢模版式,除了三个币正面与背面一一对应以外,其余147个都是正背面钢模混配产生的。在这150个版式中,实际上正面钢模只有47个,背面钢模103个。

也就是说当时雕刻的钢模只有150个(这与目前发现的150个原模版式币是一个巧合)。得出这个数字后笔者心里非常纳闷:一是正面钢模与背面钢模的数量悬殊太大,背面钢模的数量是正面钢模数量的两倍多,为什么背面钢模特别容易坏?二是只有150个钢模,与前面按照逻辑推理的1000个钢模,相差太远。

正背面钢模数量悬殊问题,我曾经多方求教,目前仍然无果。钢模数量之少与逻辑推理出入太大,怀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并不是1932年7月就开始制作发行,可能落后于纸币和银币的印制发行时间。

  印制发行时间问题

关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发行时间,在1994年李年椿先生编著的《中央苏区货币文物图鉴》、1998年的《中央革命根据地货币史》中,均未见提及。《中国革命根据地印钞造币简史》(中国金融出版社1996年8月),在阐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造币厂的历史时,只是简单地介绍了银币的制作,对铜币制作发行未作任何介绍。由吴筹中、金诚主编的《中国钱币大辞典一革命根据地编》(中华书局2001年6月),在介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时,只有一句话:“五分铜币与国家银行银元券同时流通”,“五” 字还写成“伍”字。也没有介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是什么时间制作发行。

其实,不仅仅是解放后这些著作对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发行时间未作介绍,就是当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总行第一年度全年全体总决算书》,也只说到国家银行从7月开始发行纸币,没有提到铜币和银币的印制发行情况。80多年以来,钱币学界对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的发行时间,都认为是1932年。纵观国内外众多的钱币评级公司,所评级装盒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在时间注明上,写的都是1932年。关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究竟是什么时间制作发行的呢?2011年7月,由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中共龙岩市委党史研究室共同主编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资料文库》陆续出版。目前已经出版《党的系统》、《政权系统》、《军事系统》三个系统的文库资料13册。在《政权系统》文库资料第1412页, 有这样一篇文献资料: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布告

第一号

——为统一流通苏维埃辅币

193425日)

为统一苏区辅币,便利市场流通起见,特铸苏维埃一分与五分两种合金属辅币,以供给市场上交易之用。这两种辅币,现正开始流通,凡我工农及商民群众,应一律十足通用,倘有反革命分子,故意破坏信用者,一经查出,定即予以革命法律的严厉制裁。兹将其使用价格公布如下:

一分的,每大洋一元,兑换辅币百枚;

五分的,每大洋一元,兑换辅币20枚。

      主席:张闻天(洛甫)

秘书长:谢然之

                         公历193425

文章之下,有一个标注,说明这个文件的来源是:根据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资料处藏件刊印。从这个文献资料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分和五分铜币是1934年2月5日开始发行的,并非1932年7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开始发行纸币时同时发行。从发行到主力红军长征,流通时间只有短短的8个月。

按照逻辑推理,在这8个月的240天时间里,如果平均一天半换一个钢模,则应该换160个钢模。这与目前发现的150个钢模就相差不远了,可以说是比较吻合的。这里应该指出的是,谢里仁同志的回忆:“一个好的钢模能用两天,差的只能用一天”的说法,应 该是指“一二天换一个钢模”,不论正面还是背面。从目前发现的150个钢模看,实际上也就是平均一天半换一个。基本可以印证谢里仁同志的说法。


根据中国钱币博物馆文编撰